支付宝个人收款接口

当前位置: 冰支付 > 支付宝个人收款接口 > 正文

年初六送穷鬼 | 2019年支付机构的新选择

2019-02-10 21:36 107

年初六送穷鬼

正月初六 开市大吉 万事亨通

传说这一日女蜗造马,是为马日,寓意马到成功。沥酒拜街中,万户千门看,无人不送穷,祈愿来年五谷丰登,家财兴旺。在中国各地的送穷办法各不相同,但寓意基本相同,都是在于送走穷鬼。反映了中国人民普遍希望辞旧迎新,送走旧日贫穷困苦,迎接新一年的美好生活的传统心理。

支付行业在这个送穷的日子里能否送走去年的“穷困”,迎接行业新气象呢?

对于大部分人来说,春节是一个可以暂时放下工作、安心吃喝玩乐的黄金假日,但是对于创业者尤其是从事支付行业的人说,这个年关不好过。

按照央行此前规定,1月14日起,支付机构应注销在商业银行的所有备付金账户,完成备付金100%交存。这意味着支付机构靠资金沉淀“躺着赚钱”的时代成为过去。

在监管趋严、牌照收紧、竞争加剧的大背景下,2019年支付机构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呢?

监管趋严,巨额罚单频现

过去的2018年,从罚单的金额和数量上来看,是对第三方支付违规处罚力度空前的一年。

根据GPLP犀牛财经的统计,这一年中,央行罚没了第三方支付机构超过2.09亿元,开出的罚单数量为152张,其中6张罚单在2000万元以上。而在2017年的罚款总额为2667万元,罚款总额达到了2017年的7.6倍。尤其2018年下半年,监管升级,先后开出了5张2000万元以上大罚单,总额达到1.43亿元。

重罚的前10张罚单累计金额达到2.02亿元。占整年罚金的99.4%。其中国付宝领下了全年最大罚单,达到4646万元。

2019年是支付机构分化、整合、洗牌年

央行最新金融统计数据披露,截至2018年末,上缴至央行手里的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总规模——16299.80亿元。

开在银行的备付金账户被全数注销后,支付机构进入了零备付金、低费率(对商户收费)、高成本(向银行支付)的新纪元。在主营业务之外找到新的增值盈利点,成了支付行业2019年最迫切的任务。

缩窄的利差

支付机构的利差空间正在收窄,尤其是备付金全额上缴后。截至最后一个备付金上收自然月(2018年12月末),支付机构交存至央行的客户备付金存款为16299.80亿元,比此前任何一家机构研报中所预计的都多。

据记者了解,自去年开始,支付机构向商户收取的交易手续费(包括银行卡的交易手续费、以及微信和支付宝的扫码手续费等),平均费率是在千分之六左右。“按照央行和银联的业务规则,不同的行业有不同的优惠费率。民生类、公交类及政府收费的行业,会有一些费率优惠,但总体而言,平均费率在千6左右。”一名市占率排名前十的支付机构高管告诉记者。

他还表示,支付机构向商户收取的费率走低是一方面,另外支付机构在铺市场的时候,还对商户进行了大量的补贴而后优惠,所以最后测算下来,支付行业向商户收取的平均费率应该只有5‰~5.5‰的微薄区间。

盈利空间微薄,但支付公司的通道成本却在上升。记者了解到,银行会基于支付业务的行业属性、场景类别等,收取不同的通道费用,平均而言通道费率在2‰左右。但备付金全额上缴后,对于支付公司来说,不仅仅是损失了息差(像一些大中型支付机构,一年的交易规模都在7万亿~10万亿,这些交易在原先支付机构自身的备付金存管银行账户里会形成息差),而是不能再利用沉淀结算存款,去压降调用银行支付接口产生的通道费用。去年末某第三方支付巨头和某股份行的“提费甩锅罗生门”之所以耐人寻味,就是因为暴露了很多业界长期存在的收费节点和成本转嫁潜规则。

“我们跟银行的合作很多,比如账户渠道、验证渠道、消费渠道、代扣渠道等。从银行的角度来讲,这些业务都是可以定价的,也都是中间收入重要的来源之一。以前支付公司会跟银行有存款上的合作,那么银行会对对这些比如代扣通道的成本不会特别看重,象征性收一点甚至能免就免。但是备付金存款一旦搬了家,银行马上就高调费率了,或者说,原来签订的‘优惠’协议就失效了。”上述支付机构高管告诉记者。

记者从几名支付行业人士处得知,有些支付机构的渠道成本在备付金上收后,上升了10%~20%不等,幅度还是比较大的。

综上,一方面是对商户收取的费用降低,一方面是支付给银行的成本上升,两方面挤压下,支付空间主营盈利空间收窄——而这也就是为什么多名支付行业人士会高呼,考验支付机构科技能力、以及转型能力的时期到了。

外资机构撤销在华支付牌照的背后

日前,首家申请在华支付牌照的外资机构 英国支付公司WorldFirst正式公告称,已撤回在央行上海总部公示的支付业务许可申请。有传闻称该公司可能正被蚂蚁金服收购,但记者未能得到两家公司的官方证实。

“其实如果Wordfirst入华的话,可能会有更多的外资支付机构入场抢食,尤其是在中国的B2B支付市场,各家仍处在跑马圈地、快速夺取市场份额的阶段,市场竞争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。但是在C端, 两大支付巨头让外资机构应该没机会了。”北京一家中型支付机构负责人表示。

事实上,近年来官方已经多次强调将继续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。2018年3月,经国务院批准,央行发布了《中国人民银行公告〔2018〕第7号》发布,则更是被业界视为外资机构入华提供了窗口。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——境内外的“蛋糕”差别太大。与国内相比,国外的收单费率大约在2%~3%;而国内费率站愈演愈烈,只有0.6%左右,甚至还要铺贴商户铺市场。如此低的收单费率,外资支付机构未必能够接受。

但近年来,境外费率也有追随国内脚步的趋势。“费率的话,肯定是跨境市场是要比国内业务高一些,但是也有持续下降的趋势,至少比前几年降了很多。”上述负责人表示。

记者了解到,费率有所下降的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:

  • 市场大环境的变化,尤其是区块链、人工智能等技术创新,都在大幅度压缩跨境支付业务成本,扩大跨境业务利润空间;

  • 随着跨境支付行业的不断发展,费率逐步透明化,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将目光聚焦在费率可降低空间的操作可行性上;

  • 恶意竞争,在一些第三方支付机构看来,费率越低,越能凸显平台的强劲业务竞争力。

  • 业内人士指出,外资支付机构如果想在国内更好的发展需要更多牌照和资源,并快速适应国内外市场差异。这一切,对于境外支付机构来说,都不是简单的牌照开放可以解决的。

    相关推荐

   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,来添加一个吧(●'◡'●)

    欢迎 发表评论: